• 首頁 ? 動漫 ? 日韓動漫 ? 極主夫道第一季在線點播迅雷下載
  • 極主夫道第一季
    極主夫道第一季
    主演:津田健次郎,伊藤靜,興津和幸
    類型:劇情,動畫,日本動漫
    相關搜索:極主夫道第二季 - 極主夫道電視劇豆瓣 - 極主夫道第10集 - 極主夫道豆瓣 - 極主夫道幾集 - 極主夫道共幾集 - 極主夫道豆瓣評分 - 極主夫道真人電視劇百度云 -
    導演:今千秋
    地區:日本
    年份:2021
    語言:日語
    備注:更新至05集
    • 高速云播放
    • 高速云M3U8

    主人公被稱作“不死之龍”(傳聞中一晚上可以單槍匹馬毀掉對手整整十處地盤傳說中的黑幫老大)。曾是黑幫老大,現為家庭主夫。因為曾是黑道人士的經歷影響,遣詞用句時常帶有道上人的風格,容易讓人感到畏懼、恐怖,腦補與誤解,甚至鬧出不少笑話。女子力很高,無論家務、手工裝修、裝潢、料理等都很擅長,讓人感覺什么事都很能干。

    涂磊老師語錄!幫你找全了!男人一潦倒,心眼就變小。這也不順眼,那也不上道。媳婦扮得美,是出軌的前兆。媳婦要掙得多,那一定是走歪門邪道。一個男人娶什么樣的女人,決定他將來的生活品質。一個女人嫁什么樣的男人,決定她將來生活的希望。從來都沒有祈求來的愛情,上趕著也不是買賣。男人總是想做女人的第一個男人,女人總是想做男人的最后一個女人。前者是因為新鮮,后者是因為安全。只有苦難才能告訴我們什么叫愜意。沒有了愛情不是窮途,失去了自尊定是末路。生活當中總是會出現一些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情。措手不及的東西,不可接受的東西本身并不可怕,關鍵在于你的態度。夫妻之間,忠恕之道,有忠有恕。一個女人美不美,不取決于你在別人的眼中美不美,而取決于你在別人的心里美不美。每個人處理自己的身體有自己的權利,但是整容這個東西只能雪中送炭,不能錦上添花。女人要管理男人,要先感動男人,要感動男人先要讓男人內疚。管人的最高境界是讓被管者心甘情愿。心的世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你說它小,它能裝下整個世界,你說它大,它只能裝下一個人。所以,心的大小決定幸福的多少?不懂得拒絕的人,在擁有了好人緣的同時,也很容易受到輕視。分手有很多種原因,但最可惜的原因是互不信任。美酒飲到微醉后,好花看到半開時,聰明的女人要懂得適可而止。幸福的四大法則:心中無怨,腦中無憂,過而不悔,了而無憾。千萬不要把對方對自己的好,當成一種債務來償還,一旦有償還的概念,基本上就確定了,等價交換,償還有一定的數額,一定的日期,到了該償還的數額和日期之后,你還拿什么來愛她。女方的優柔寡斷是真的會害死人的。我覺得男女之間不可能有純粹的友誼。偷人之人終被偷,棄人之人終被棄。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你不想干什么就可以不干什么。把錢當命的人這輩子過的就會不快樂;把錢當幸福的人可能很善于的去運用它。虛榮一點沒錯,但不能窮奢極惡;節省一點也沒錯,但不能一毛不拔。當人生當中的各種贊美和榮譽紛至沓來的時候,男人們請記住,不要得意忘形,作為一個男人,這一輩子真正有面子的只有三件事:老婆、孩子、熱炕頭。面子分為兩種,一種是自己掙的,一種是別人給的,前面一種人是很虛偽的,低腰面子活受罪,真正的面子是別人主動給你的,對你的為人,義氣表示尊重。很多女性表面上愛打扮的特男性化,言語也特別的沖,但其實內心特別渴望關懷。 過于男性化的人,其實有著一顆少女般的內心;過于溫柔化的人,其實有著一個剛強的底力。我們要有個性,但個性過了頭就是欲蓋彌彰。復雜的人對簡單的東西有特殊的癖求,簡單的人需要復雜的人來進行裝備。 我們要說真話,但如果真話只說到一半,那就是彌天大謊。女人,是一天的公主,十個月的皇后,和一輩子的操勞。把愛投資給一個人是冒險,把愛投資給很多人是危險?,F在又一種風氣以丑為美,把無知當有趣,把無恥當光榮,對付這種方式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搭理它,不要評論它,這樣他就會自生自滅。 一個人如果是忘情忘義的話,我不相信她能獲得真正地幸福和美好。 你說成熟男人可以教你什么是對,什么是錯。當哪天你容顏老去了,成熟男人還會依偎你身邊教你么。心燥氣粗者一事無成,心平氣和才能百福自己。愛情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唯一和不可替代。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自私大約就是對于愛情的忠貞。大部分的狼心狗肺的白眼狼在欺負愛人的時候總是暗自竊喜,自以為聰明。我們要感謝所有勢力的丈母娘,是她們讓千千萬萬的女婿茁壯的成長。一個男人如果要成功的話,不要讓自己的性格駕馭了自己的能力,不要然會一事無成;要用能力駕馭性格,才會理性的對待任何事情。任何一個魔鬼的背后,都有一個縱容的天使,任何一個受害者都有他可恨一面。沒有寬宏的胸懷就別做圣人,不能接受別人的過去就別開始,不能潔身自好就別怪別人不純潔,既然另有打算就徹底分開。為一個人死很容易,為一個人活很難。往往是不求而得的,其實是求而不得的。參雜了金錢的愛情,就像餿了的米飯一樣,表面上看沒有什么區別,其實已經難以下咽。人生最痛苦的是永遠沒有一盞燈為你點亮,永遠沒有一扇門為你敞開,永遠沒有一個人為你守侯。一個人如果做不到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就更加做不到我的是你的,你的是我的,最后只有可能是,你的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其實女人要的是態度不是內容,注重的是細節不是形式。銷售時賣東西,不是賣人,任何以賣人為前提的賣東西都是耍流氓。吃醋是因為喜歡,生氣是因為在乎,憤怒是因為失望,傷心是因為不想失去。夫妻之間如果分的清清楚楚,就不是夫妻。在你面前絕口不提別的女人的男人,也有可能是一個衣冠禽獸; 而在你面前可以公然稱贊別的女人漂亮的男人,也許真的別無二心。春風得意時的浪子回頭最珍貴,窮途末路時的認錯悔改最虛偽。不要把對方對自己的寵當成是不努力的借口,也不要把對方對自己的愛當成是索取的理由。我不相信一個不能自力更生,不能為家庭做出貢獻的女人,她的愛是單純的。生活當中沒有是非對錯,只有情理相融。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懷著恨意的兇手,而是懷著愛意的兇手。最可怕的兇手不是一刀致命的,而是一刀一刀折磨你,可怕的兇手不是要把你殺死,而是要把你折騰成一個廢物。任何一個賭徒的滋生都因為他旁邊的同伴也有著賭徒的共性。女人引以為傲的不是你的身體,而是你善解人意的心。人生最幸運的事情是你喜歡的事物,也是你最擅長的事物能夠成為你賴以生存的謀生手段或者是事業。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愛你,而是在你面前看似溫柔體貼的一個漢子,卻是一個狼心狗肺的騙子。生在愛人的懷抱時一種幸福,死在愛人的懷抱時一種永恒。只有真正能放下財富的人才有可能彼此真正地靠在一起。如果愛情是健康就在一起,病痛就要分開,那就不要提愛情有多偉大,那是交換。家長里短的夫妻生活,就是在暴露問題,解決問題的過程當中來獲得最大化的幸福。不要把我愛你當成你傷害我的理由;也不要把我對你的寵,當成欺負我的借口。任何一個女人如果靠男人的尊寵過日子,再幸福也不過是個花架子。因為一時的寂寞而錯愛,將來就會因為錯愛而寂寞一生。女人可以任性,但不能肆意妄為;可以撒嬌,但不能驕橫跋扈。生活的法則是:一顆陰暗的心,永遠托不起一張燦爛的笑臉;愛情的法則:就是一個花心的人,永遠得不到一份永恒的愛。父母反對自己子女的婚姻,除了有作風問題,道德問題之外,父母沒有任何權利和理由去反對自己子女的幸福。如果說人性中的善事來源于無私,人性中的惡是來源于自私,那么人生當中大概只有一樣,自私是最美好的,那就是對于愛情的忠誠,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對愛情的背叛說我很無私。如果男人常常用自己的小心眼去懷疑對方,只能是硬生生把女人往別的男人懷里推。作為一個男人,保護自己的女人,是自己這一輩子的責任。真正的男人比的不是誰有錢,是誰更愛對方,誰更有男子漢的勇氣。幾乎所有幸福的婚姻都是有商有量的,所有猜忌的婚姻都是刻意的隱瞞的?;橐霎斨忻莱罂梢圆黄ヅ?,貧富可以不平均,但忠誠一定是對等的。用物質來綁架愛情是可恥的。男人喜歡靠眼睛愛,女人喜歡靠耳朵愛,男人喜歡看到漂亮的事物,女人喜歡聽到甜美的話語。但是一旦當這種感官消失的時候,外力就開始介入。好人可以作為真愛的理由,壞人可以作為狡辯的借口。愛情和面包是永恒的話題,有些人在愛情和面包當中選擇了愛情,也許終身貧窮,但幸福美滿;有些人選擇了面包,可能衣食無憂但是卻終日郁郁寡歡。遠則美,近則丑,唾手可得不值錢,歷盡艱難才珍貴。不是每個男人都有智慧能夠處理好前面一段感情和后面一段感情;也不是每個女人在面對前妻的時候,都能夠毫無醋意。一個人真正地能夠出人頭地,一定要能人所不能,忍人所不能忍。其實,愛上一個光環之下的人,就要承受普通的愛人所不能承受的一切。男人永遠不知道女人要的是什么女人因為男人千里迢迢,背井離鄉,這樣的愛情成功率非常之低。其實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相愛不能在一起,而是相愛了很久才發現對方根本不愛你;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對方不光不愛你還要老是來利用你。這個世界上最可笑的是,一個身無分文的人卻偏偏要說自己視金錢如糞土;一個毫無建樹的人,卻偏偏要說天不容我,生不逢時。如果自己能夠立場堅定,就能夠清清白白的結束一段婚姻,然后再清清白白的開始自己的下一段幸福。每個人都要求一個完美的對方,卻看不到有問題的自己。一個舞臺的表演工作者,如果過于的癡迷于掌聲和喝彩的話,會離生活當中真實的自己越來越遠。要知道,千萬個粉絲的一聲吶喊,不如自己老婆的一聲鼓勵和喝彩,不如自己妻子的滿腔溫暖。



    昔年種柳的作品英譯文(第一章)

    日子翻回我九張兒那年,那時我打算送給自己一份生日好禮——找個雛兒,過個夜,撒點兒野。我想起了羅莎.卡巴卡斯同志,一個有了好果兒就立馬發給熟客的地下老鴇。我之前從沒中過伊的淫招兒,但伊也從沒相信我是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清教徒。我撥電話時猜想伊肯定會一臉壞笑地對我說:清教徒也會被如梭歲月打敗嘿嘿。鑒于這位老太太只比我小一點點并且好多年沒了消息,我猜伊八成已經死了。沒想到電話只響了一聲就接通了,這嗓音我太熟了,于是我開門見山:到日子了!伊先嘆了口氣,然后老練地奪回了主動:倒霉蛋大知識分子,你消失了二十年,一出現就要求那么高!然后伊發了一串果兒,可惜都被人用過。我嚴詞拒絕,堅持必須是雛兒,而且必須當晚就用!伊提高了聲調:你急著證明什么?我傷不起,于是回答:不用證明!我自己清楚!能干干不能干就看!伊不為所動:大知識分子自然什么都清楚,但隔行如隔山,告訴你,這世道就剩下處女座的人還敢自稱處女了,比如八月底生人的你。你得給我時間!那玩意兒說來就來!我說。那玩意兒可以持續!伊永遠顯得比男人淵博。然后伊提出用兩天時間讓伊做個徹底市場調研的小建議。我再度嚴詞拒絕,說這種事兒對我這把年紀的人完全是度秒如年,一刻不能等。沒戲!伊毫不猶豫地說——不過你還別說,這事兒還真他娘的刺激,你一小時之內等我電話!不用我坦白從寬,正常人從二里地以外也能看出我又丑又靦又過時。直到今天,我的老良心讓我正式承認這些老缺點之前,我都偽裝得很好,甚至裝成了這些詞匯的反面。我今天敢給羅莎.卡巴卡斯同志打這個令人發指的電話,是因為我發現沒幾個人到了我這把年紀還好意思活著,我決定過一種嶄新的,彪悍的人生。在圣尼古拉斯公園朝南的一側,我住在一所殖民時期的房子里。爸爸媽媽曾在那兒活著并死去,我在那兒度過了我全部的單身無產者時光,并打算在我呱呱落地的那張床上悠久而孤單地無疾而終。爸爸趕在十九世紀終了的時候從政府拍賣中買到了這所房子。他把底層租給了一個賣奢侈品的意大利家族企業,自己住在二層,和這個家族的一個女兒——佛羅麗娜.德.迪奧斯.卡加曼妥思——杰出的莫扎特演奏者,會多種語言的意大利民族主義者,以及這座城市有史以來最美麗聰慧的女性——我的媽媽。房子寬敞明亮,有粉飾的穹頂和意大利馬賽克地面,四扇玻璃門外是合圍的陽臺。早春的繁星夜,媽媽和她的表姐妹們會在那兒憑欄清唱愛之詠嘆調。從那里望出去,越過圣尼古拉斯公園的巍巍教堂和哥倫布雕像,越過河岸碼頭上的層層倉庫,越過莽莽地平線,大馬格達萊納河靜靜去往百里外的海洋。房子唯一的缺點是陽光會在白天依次照進每一扇窗,午睡時得把它們一扇扇關上。我32歲開始過形單影只的生活時,搬進了爸爸媽媽從前的臥室,打了一條通道去往書房,然后賣掉所有孤魂野鬼過日子用不著的東西——其實就是所有東西,除了書和一架會自動演奏的鋼琴。我在《和平日報》當了40年電訊編輯,工作內容是攔截從空氣中路過的短波電臺和電報里的世界各地新聞,然后編寫成本地人能看懂的小文章。這種早已被時代淘汰的工作如今給我提供著微薄的退休金,數目甚至比我教授國文和拉丁文法所得還少。我堅持寫了半個世紀的星期天專欄幾乎是免費的,更別提我那些吹捧偶爾來這座小城演出音樂和戲劇的半紅不紅藝術家們的小冊子了,不讓我倒貼錢已很幸福。除了寫字,我不會干任何事,并且由于不善于編織戲劇化沖突,我連這門手藝也做不到高屋建瓴。之所以堅持寫字這門營生是因為我相信這輩子看了那么多閑書,總會分泌點靈感吧。說白了,我排在長長的隊尾,沒啥榮譽和光環,沒啥好意思留給后代,除了我打算用盡我全部腦漿子來記錄的——我那可歌可泣的愛情。像所有的日子一樣,我在90歲生日那天早上5點醒來。因為是個星期五,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給《和平日報》寫那個星期天專欄。這個早晨流年不利:后半夜開始骨頭疼,屁眼像著了火,還有滾滾雷聲預示著連續三個月大旱之后的暴風雨。我趁著煮咖啡的時候洗了個小澡,然后就著兩片木薯面包喝下被蜂蜜搞得齁甜的一大杯,吃畢,才穿上我居家的麻布行頭。這期專欄的主題必須是我的90大壽。我從沒料到歲數這玩意能像房頂的窟窿數目一樣讓人清楚地數出你還有幾天活頭。在我很小的時候,聽說人死后如果頭發里的跳蚤逃進枕頭會導致全家蒙羞。這刺激了我,讓我從讀書起就不停剪頭,如今即使就剩下幾根老毛,我也會用人家給流浪狗洗澡的那種強力去污肥皂使勁搓洗。暮然回首,原來我自幼就克己復禮,視死如歸。我已醞釀了好幾個月,以便讓我的生日專欄不再像過去N年那樣顧影自憐,而是相反地要為耄耋大唱贊歌。我從自己何時有感于自己老了開始動筆,因為那只是不久以前的事。在我42歲的時候,我因為背疼影響呼吸而去看過醫生,該醫生覺得沒啥大不了:這類疼痛在你這歲數很正常。他說?!霸谖疫@歲數,”我說,“有什么是不正常的?”該大夫臉上浮現一種叫憐憫的,笑著說:我覺得你是個哲人。那瞬間我第一次琢磨了一下老去的問題,但沒幾天就忘了。接下來的發現是經常在不同時代的早上醒來,發現疼痛的部位神出鬼沒。有時感覺死神已經沖著我舔爪子了,可第二天又遁去無蹤。我聽說人變老的第一個征兆是越長越像親爹,這樣看來我將永葆青春,因為我這張馬臉無論如何也不像我爸的生猛加勒比樣貌或是我媽那羅馬雕塑般的容顏。實際上,改變是靜悄悄進行的,你內心覺得你還是從前的那副皮囊,別人從皮囊外觀察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畹轿鍙垉憾嗟臅r候我開始腦補我的老年生涯,因為我的記憶開始衰退:我會把房子掀個底朝天找眼鏡最后發現它就在我臉上,然后帶著眼鏡去浴室沖澡,接下來就把老花鏡戴在近視鏡外面看書;有一天由于忘了已經吃過早點我吃了第二頓;我開始從朋友們擔心的眼神里意識到他們不好意思提醒我正在講上周剛給他們講過的故事。于是我搞了兩份記憶訓練表,一份是熟人們的大頭像,一份是他們的名字,把兩張表一次次對應起來??烧娴搅嗽摯蛘泻艉训臅r候,我又對不上號了。我的性能力并不依賴我本人,而是全靠婦女們,婦女們對這件事有“知”有“識”。我心中暗笑那些八張兒的小伙子們,他們不停咨詢各種醫生,擔心某個悲催時刻的突然降臨,殊不知到了九張兒他們會變得更加絕望。沒啥大不了的,這就是活著的風險之一??稍捰终f回來,老了能忘記那些浮云般的爛事兒也是人生的成就之一。并且記憶這玩意兒是有選擇的,古希臘雄辯家西塞羅同志曾經雄辯地指出:老家伙們永遠記得最心愛的細軟藏在哪個角落?;谝陨虾紒y想,當然遠不止這些——當八月的驕陽穿過杏樹林梢,郵船帶著因為干旱水淺而延遲了一周的遠方來信駛進港口的引河,我寫完了專欄的初稿,對鏡默禱:給您請安,九十歲!我不打算騙自己,好像我清楚為什么非要用淫蕩之夜為自己慶生而給羅莎.卡巴卡斯同志打了那個電話,那只是鬼使神差或者叫魔幻使然。我的身體已經安詳圣潔了多年,我的時間全部被用來看閑雜名著和去音樂廳被音樂搞嗨??缮者@天的欲火仿佛是被上帝點著了的炮仗。打完電話,我寫不下去了。我把吊床掛在書房里早晨陽光沐浴不到的地方,躺下,在焦慮等待中胸口發悶。很久以前我曾是個富二代,直到我多才多藝的媽媽在五十歲上去世,然后是我那一絲不茍到即使一絲不掛也找不出一絲缺點的爸爸在單人床上合了眼——那天正是尼爾蘭迪亞條約簽訂日,這份條約結束了“千日戰爭”和上個世紀數不清的內戰。和平對這座小城的改造超出人們的憧憬。在一條原來叫安可大街,后來叫骯臟的阿貝羅現在叫帕西爾科隆的街上,成群結隊獲得解放的婦女們瘋癲于酒肆。這座我靈魂之城的敦敦民風和淳淳陽光深深吸引了本地和外來的人們。我這輩子從沒和不要錢的果兒上過床,對少數非職業性工作者,無論花言巧語還是強買強賣,反正最后都讓她們收了錢——即使有些錢被個別婦女甩進垃圾桶里。我20歲的時候開始制作一份果兒單,記錄與我發生過關系的婦女的姓名、年齡、住址和用簡略符號標注的做愛偏好。到我53歲的時候這份表格排到了 514號。在身子骨實在對付不了那么多果兒之后,我不用表格也能隨時聯絡到那寥寥無幾的幾枚,就終止了記錄。我有我自己的倫理道德:我從不參加聲色犬馬的派對,也不在公共場合勾引婦女,從不泄露任何秘密,也不與任何人分享我無論是靈或肉的奇遇。因為我從小就相信:出來混早晚要還的。唯一與我保持了多年不尋常關系的是忠實可靠的達米阿娜(這名字也是壯陽藥的意思。譯者注)。如果可以稱之為姑娘的話,伊是個有著印第安外觀的強壯村姑,在我家幫傭干些粗活。我喜歡伊干活時赤著足躡手躡腳,不會打擾我寫字。至今猶記我躺在門廳的吊床上讀一本叫《傲慢的安達盧西亞姑娘》的書,忽然瞥見伊彎著腰在水房洗衣服,裙子短得露出了一輪比圓括號還圓的屁股。我欲火中燒,疾步上前一把掀起伊的裙子,褲衩扒至膝下,從后面搞了進去?!芭?,老爺!”直到我完事拔出來,伊才帶著哭腔說了這唯一的臺詞。身體不堪其辱地劇烈震顫但仍咬牙穩穩站著。我給伊的嫖資是最貴的果兒的兩倍,可伊不拿群眾一針一線。我只好把伊的薪水漲到差不多每月夠搞一次的水平,每個月,照例在伊洗衣服的時候,照例從背后。一次我忽然想到整理這些香艷材料會有助于我書寫自己迷茫不幸的人生,然后一瞬間,這部書的名字蹦入了腦海:《昔年種柳》。除了這些尋花問柳,我的日子了無生趣:父母雙亡,單身無望,在印第安保留區的卡塔赫納花博會詩歌比賽上四次入圍未獲獎,平庸小記者和一張只有漫畫家盯著看的經典馬臉??傊?,自從19歲那個倒霉的下午,媽媽牽著我的手去往《和平日報》社,問人家能否刊登我在國文和修辭課上撰寫的一篇校園生活流水賬開始,我的生活就廢了——文章在那個星期天登出來,還附有編輯大人鼓勵的小序。很多年后我才知道,為了刊登那篇以及我接下來一發不可收的七篇稿子,媽媽付了報紙不少錢!不過我那時已經不感到羞恥了——我已經靠星期天專欄、電訊編輯和音樂評論營生了。我以優等成績拿到學士學位后,就開始同時在三所公立中學教國文和拉丁文。我是個無培訓無假期的窮教書匠,并且那些僅僅為了逃避家暴才來學校的孩子們對我也毫不施以同情。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硬木戒尺震懾群小,這樣最起碼他們還能被迫誦讀我最心愛的詩篇:哦,法比奧,多么憂傷,在你眼前的荒蕪田園和陰霾山崗,曾經是明珠般的意大利市場。。。在老去后我對著鏡子忽然明白了那時學生們在背后給我起的外號:陰霾山崗桑。這些就是生活給我的全部,我照單全收,不求多福。我在課間獨自午餐,下午6點下課趕到報社編輯室,攫取劃過星際的各種電波。晚上11點報社截稿,我的生活正式開始:我每周有兩三個晚上睡在紅燈區,也就是唐人街,臨幸的果兒數量與品種之多以致于我一年之內兩次獲得最佳恩客桂冠。通常在左近的羅馬咖啡館胡亂搞完晚飯,我會隨便逛進一間妓院,溜進后門。這是我的秘密樂趣,同時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那些官老爺們爽了之后經常向熟果兒透露點政府機密,從沒想到那些硬紙板糊的隔墻是多么不隔音。當然了,偶爾也能聽到些關于本人的傳聞,大概是說本人義無反顧地耍單兒不結婚的深層原因是從雞奸街頭不良少年中獲得了極大快感。還好我臉皮厚,只要偷聽到對我的人生價值稍有肯定的片言只語,就會立馬忘了緋聞帶來的不適。我的心房里沒有朋友。唯一能蹭進來的是幾條來自紐約的死魂靈。我覺得那座遙遠的大城是五湖四海被判過刑的魂靈聚居之所,一個可以真切忘記過去的地方。退休之后我幾乎無事可做,僅剩的正業就是每周五下午攜著專欄小文章去趟報社。業余時間用如下事項填充:去貝拉音樂廳聽音樂會,去我作為創始會員的藝術中心看畫展,偶爾會出席公共改革社團的會議,或者一些更重要的活動比如法布雷加斯在阿波羅劇院的訂婚儀式。年輕時我喜歡去看露天電影,興奮于銀幕之外的晴朗月蝕或者被瓢潑大雨澆成癆病鬼,但最嗨的還不是那些,而是時常能遇見不為名不為利就為一張電影票跟你上床的小果兒??勺詮男闾m鄧波爾也開始在銀幕上犯騷,我對電影的最后一點熱情也熄滅了。我的旅行經歷僅限于三十歲前去過四次印第安保留區的卡塔赫納花博會詩歌比賽,以及去圣塔瑪塔參加薩克拉門托.蒙鐵爾女士一座新妓院的開張慶典,那是個令人不快的快艇之夜。我的宅男生活乏善可陳,吃得少,不挑食。親愛的達米阿娜老了之后已然停止給我做飯,從那時起我的正餐就是報社下班后去羅馬咖啡館搞一份土豆煎蛋卷充饑。九張兒前夕,沒吃午飯,羅莎.卡巴卡斯的電話等得我心煩意亂,掩卷發呆。其時蟬鳴正午,驕陽似火。我被沖入窗欞的烈日逼得挪了三次吊床。多年來我已經習慣了在炎夏過生日,可是今天燥熱的情緒讓我很不習慣。四點鐘我放出卡薩爾斯演奏的巴赫大提琴協奏曲企圖讓自己平靜,結果這闕極品音樂不但沒能如往日般輕拂我心,反而導致更加的悲催。第二樂章時我昏昏睡去,節奏仿佛越來越慢,大提琴于睡夢中幻化成長長的汽笛,如滿懷悲傷遠去的一葉孤舟。電話吵醒了我,羅莎.卡巴卡斯銹跡斑斑的聲音把我拉回蒼老的現實。傻人有傻福!伊說?!耙幻堕L勢喜人比你想的還妙的小果兒,只是有個缺點——她剛滿14歲?!蔽覜]搞清伊的潛臺詞,于是喜道:我不在乎給人換尿片!我才不在乎你在不在乎呢。她一字一句地說:我只在乎我為此將面臨的三年牢獄之災,我需要有人買單?。ɡm)

    拍拍拍午夜无遮挡视频-国产av超超碰在线视频-日本视频高清一道一区